回到顛倒世界的幻想雨地

專職冷門萌 Fallout 異塵餘生、Baldur's Gate 柏德之門、Neopets 尼奧寵物

足球:Uruguay、Atletico Madrid、Liverpool、FC Porto、Napoli!! ♫ ♫ ♪

還會再待Unlight一陣子。

噗浪:http://www.plurk.com/jinnys

《Unlight Quest 勇者逗魔王》第二章:愛已成魔 2-3

  大群的候鳥飛過蔚藍的天空,季節也已入秋數日,弗雷特里西離開先前的村鎮,繼續他的流浪之旅。沒有特別的目的地,或許是有點想看看魯卡老師的故鄉梅爾巴茲,而沿著地圖指引的道路朝向東方前進。

  最初他對於出遠門是有所猶豫的,直到魯卡的辭世──魯卡老師走得安詳,衰老的他在一個午後的睡夢之中安然離去──葬禮過後,弗雷特里西才下定決心,告別父母踏出冒險的一步;父母親雖然憂心,仍答應自己的請求,或許是開明也或許是寵溺獨子,不論如何這都讓弗雷特里西打從心底感激。魯卡生前數次鼓勵弗雷特里西出外旅行來增廣見聞,現在弗雷特里西確實遵從了恩師的期望。

  旅行途中也遇到不少有趣的人事物,除了三天兩頭不請自來的魔王外,前些天在驛道旁的旅店,用餐時間恰巧一團馬戲團人員也在此處吃飯休息,餐廳內被擠得水洩不通。弗雷特里西好不容易在角落找到座位,才剛坐下,就有人前來問他能不能同桌,他爽快地答應了。因萍水相逢共桌,彼此很快地攀談了起來:對方是一位魔術師,生性喜好流浪,目前正跟著馬戲團巡迴表演。兩人閒聊旅行中的所見所聞時,弗雷特里西注意到這位流浪魔術師的服飾,比起一般人精美華麗許多,不免讓人猜測是否是隱瞞身分的貴族。不過當魔術師為了減免餐費而在餐廳秀了一手令人驚奇的紙牌魔術後,那些猜想就在眾人的鼓掌之中瞬間拋諸腦後去了。

  魔術表演過後,或許是表演欲未盡,魔術師說要幫弗雷特里西占卜,預言往後的運勢。弗雷特里西也覺得好奇,於是看魔術師從上衣口袋掏出另一副畫著各種圖案的紙牌,以流暢動作洗牌後抽出其中三張──背著行囊的旅人,戴著皇冠坐在華美王座上的皇后,還有一座遭逢雷電劈裂而人們隨之崩落的高塔。弗雷特里西只看得懂那些卡片上的圖畫內容,卻不懂那代表什麼意思。魔術師沒多作解釋,只是神秘地表示接下來他將會遇上意外的人事物,足以影響他的人生產生重大變化。

  「運氣有其走向,命運亦同。」隔天弗雷特里西在旅店門口與魔術師告別的時候,對方還留了那麼一句話給他。

  「命運嗎?還真想知道他占卜出來的命運究竟是怎麼回事。」弗雷特里西喃喃自語道,幾天過後的現在則是踩著腳步繼續向東方前進。

  就在此時,野獸的嘶吼與人類的尖叫聲竄進弗雷特里西耳中,他抬頭望去,前方不遠處的村莊冒出陣陣紅光混合著濃烈的黑煙衝上天空,腦中閃過「得快過去幫忙」的念頭,弗雷特里西抓緊行囊,忍著空氣中漸變刺鼻的嗆人煙味,逆風奔向村莊。

  照著黑煙的方向來到村莊,劈砍了幾隻狼人和迎面飛來的蝙蝠,弗雷特里西舉刀刺入眼前狼人的胸膛並從逐漸僵硬的死軀將刀刃拔出,甩掉血水後收進鞘中。中途有遇到幾位逃難中的村民,他們滿身塵土又衣著襤褸、眼神透露出驚慌,不過從他們口中得知大部分的居民都已順利避難去了,也算是好消息一樁。弗雷特里西巡過一輪,確認沒有落單的居民。他張望四周,除了一些建築遭到魔物或零星的火勢破壞,其他都尚且完整,之後回來要重建應該也會頗為順利。正當他放下心來、打算離開現場的時候,附近傳來落地重摔與女聲驚呼的聲響。

  「好痛!」

  弗雷特里西循著聲音來源過去察看,過了個街口來到廣場的空地,見到一名女子跌坐在地,身旁散落一只高跟鞋。

  「沒事吧?」弗雷特里西趕緊上前攙扶那位女性,帶領她坐到一旁的石座上休息。她姣好的五官緊蹙糾結在一塊兒,鑲著淚痣的眼角正透出淚光,白皙的手來回摀著紅腫的腳踝。

  女子一身典雅乾淨的銅綠禮服,在周遭都是木片碎石的雜亂環境中異常醒目,和身上各處沾染塵土和魔物血漬的弗雷特里西形成強烈的對比。弗雷特里西走回去把鞋子拾起,他察覺到自己的滿身髒污,也不好意思再隨意對年輕女性動手,於是將鞋子放在她的腳邊以免冒犯,並且有些擔心地詢問:「腳受傷了?」

  「應該沒什麼大礙,只是有點痛。真是不好意思,換了雙新的鞋子,鞋跟高了點所以走不慣。」女子深呼了一口氣,擦去眼角淚水試著平復表情,想撐起讓人放心的笑容。

  「給你添麻煩了,謝謝你。」當她抬頭看向弗雷特里西,卻在那瞬間驚愕地楞住了,「你是──」

  兩人對視了好一會兒,直到弗雷特里西有些靦腆地瞥開視線,問道:「嗯?怎麼了?」

  「我叫碧姬媞。英俊的勇者,你願意再幫個忙嗎?」她換下了驚訝的表情,修長的手指拂開垂及肩膀的褐色長髮,勾起如彎月的嘴角展露出風情萬種的迷人笑容,「請你護送一位因為跌傷而不方便行走的女士回家。」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