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顛倒世界的幻想雨地

專職冷門萌 Fallout 異塵餘生、Baldur's Gate 柏德之門、Neopets 尼奧寵物

足球:Uruguay、Atletico Madrid、Liverpool、FC Porto、Napoli!! ♫ ♫ ♪

還會再待Unlight一陣子。

噗浪:http://www.plurk.com/jinnys

《Unlight Quest 勇者逗魔王》第二章:愛已成魔 2-4

  弗雷特里西再環顧四周,只剩下他和這位名叫碧姬媞的女子,再看看對方已經紅腫成一圈的腳踝,說道:「繼續待在這確實太危險了。沒問題,就讓我送妳回去吧。」

  「我住的地方就在那兒。」

  碧姬媞指著不遠處的山丘,樹林與一棟小型的城堡建築點綴其上。弗雷特里西目測估算路程,大約要走個十到十五分鐘。

  「看來有點距離,不過放心,我會背妳過去。應該不介意可能會弄髒妳的衣服吧?」弗雷特里西搔搔頭,帶著些許羞赧,小心翼翼地問。

  「當然不會介意,那就麻煩你當護衛了。」

  碧姬媞笑答,自動將身體貼近弗雷特里西的後背,讓他蹲下將她背起。女性柔軟的身軀不禁又讓弗雷特里西臉紅到耳梢,惹來背後一陣輕笑,他只得強迫自己專心趕路,別再去想些有的沒的。

  既是奇妙也是幸運,兩人沿途沒再碰上任何魔物,牠們彷彿變魔術般突然消失了,於是弗雷特里西與碧姬媞安全抵達目的地。

  接近入口處,就看到有個人影急急忙忙跑了過來。前來的是一位年紀稍長於碧姬媞卻同樣貌美的女士,褐色長髮與素黑長洋裝的裙擺因慌張的腳步而披散,臉上則是掛著擔憂的神情。

  「碧姬媞夫人!您到哪裡去了?之前已經說過好幾次,白天出門很危險的。」

  「去了一趟底下的村莊。好了,蕾米雅,我都長這麼大了,哪還會怕陽光呢?」

  「只有您一個人還是很危險啊!希望別有下次了,至少告知一聲讓我跟著您吧。」

  弗雷特里西將碧姬媞放了下來,扶著她走到對方面前。喚作蕾米雅的女士似乎沒有注意到弗雷特里西,全副精神都在詢問碧姬媞的狀況。直到碧姬媞使了眼色示意,蕾米雅才察覺還有旁人。

  「這位是?」蕾米雅直直盯著弗雷特里西,以警戒的態度發聲詢問。

  「他可是護送我回來的保鑣哦,今晚要好好招待這位客人,快去準備吧。」碧姬媞輕拍蕾米雅的肩,笑推著催促她進屋準備,然後回頭邀請弗雷特里西:「請你今晚住在這兒吧。」

  「那就勞煩妳們了,感謝招待。」看了看天上的太陽已經開始斜西下,本來預定住宿的村莊又遭遇襲擊,於是弗雷特里西沒有推辭,直接答應邀約。

  蕾米雅遵從碧姬媞的指示,帶領他們進屋後就去忙招待客人的準備工作了。

  屋內相較於室外昏暗許多,採光的窗戶意外地少,大部分都用簾布遮擋了光線。不過壁上的油燈取代了日照光明,昏黃的燈光倒是別有一番柔和感。傢具擺設看起來有些年代,材料都是頂級的,弗雷特里西思忖大概又是個喜好自然並隱居山林的沒落貴族之流吧。

  碧姬媞一邊緩慢步行,一邊向弗雷特里西重新介紹蕾米雅:「蕾米雅是從小就照顧我的奶媽,即使到現在我長得這麼大了,也還是跟以前一樣老是操心這兒那兒的。」

  「奶媽?她看起來那麼年輕,實在很難想像。真好奇她幾歲?」

  弗雷特里西驚訝地發問,又惹來一陣如風吹過響鈴的笑聲。

  「這可是女人的秘密。」

  走到一道木門前,碧姬媞放開弗雷特里西的手臂,打開木門輕推對方柔聲說:「你先去洗個澡吧。髒衣服放這裡,蕾米雅會過來收拾,換洗衣物我也會吩咐她準備好。」

  滾滾熱氣沸騰的泉水不斷從石造浴池的底部冒出,於是弗雷特里西悠哉地泡在浴池裡,洗了個因連日露宿郊外而頗為難得的舒服熱水澡。出來以後也吃了頓豐盛的晚餐,雖說只有他一人獨自用餐讓他感到奇怪,不過美食當前,也就把那份疑惑拋諸九雲霄外。餐後再由蕾米雅帶領到客房,碧姬媞也已在房間內,並且把他的裝備遞交給他。弗雷特里西發現不僅是換洗衣物已經清洗好了,連同那些破損或被血汙弄髒的裝備,也都修補得乾淨整齊,簡直和新的沒兩樣。

  「這是什麼魔法嗎?真厲害!」弗雷特里西嘖嘖稱奇。

  碧姬媞笑了笑,「是魔法喔,畢竟身為女主人邀你來作客,本來就該盡上一些心意。」

  「看你的衣著裝備,質料雖不是頂級卻以耐用著稱,我想你的家境應該不錯,父母為你張羅打點想必費了不少苦心。」

  「是啊,父親在故鄉做書記工作,賺了點錢也確實讓一家人過得還不錯。真是謝謝妳的幫忙。」

  「哪裡,我才是要感謝你送我回家呢。」

  碧姬媞從隨身攜帶的手提布袋中,拿出一只用布料和鈕扣縫製而成的兔子娃娃,挽在手臂上。

  「兔子的玩偶?」

  「是啊,從小就帶著它陪伴我,這可是我的護身符喔。」

  「兔子呀,還真令人懷念,從前也是常常跟人一起去森林裡抓兔子,還曾經想帶回家養呢。」弗雷特里西遙想起童年往事,但總覺得模糊不清好像少了什麼。

  當時和他一起去森林裡抓兔子的人是誰?是父親帶著他去打獵嗎?在自己還是孩童的視線中見到與他差不多高的身形,或許是村裡的玩伴吧?只是給人安心又信賴的感覺就像父親一樣。他想了想還是記不起是誰,索性就不繼續想了。

  「對了,這件東西要交給你。」碧姬媞把布袋整個交給弗雷特里西,弗雷特里西打開一看,裡頭放著一面做工精緻的手鏡。

  碧姬媞墊起腳尖,湊近他耳邊悄聲道:「偷偷跟你說,這可不是一般的鏡子哦,裡面可住著一位能實現願望的鏡子精靈呢。只要擦拭手鏡三次,就能把精靈召喚出來了。」

  「這樣麻煩妳又收了謝禮,反而覺得有點過意不去。對了,妳的腳……」

  「已經沒事了哦。」

  碧姬媞輕巧地踩著小舞步轉了個圈,腳步輕盈得完全看不出有扭傷的樣子。這讓弗雷特里西又不禁讚嘆魔法的神奇。

 

  大廳的時針與分針重合,滿月到達仰角制高點,就在這夜深人靜、萬物都已沉睡之時,蕾米雅與碧姬媞在城堡的閣樓寢室談話。

  「碧姬媞夫人,那面手鏡不是──」蕾米雅謹慎地佇立在旁,表情顯得困惑,卻欲言又止。

  夜色之下,室內原先緊閉的簾幕都已為月色敞開,碧姬媞靠在窗沿邊,皎白月光落在白晰皮膚上微微透出幽光,展露出嫵媚與威嚴共存、宛若夜之皇后的氣質。

  「就送給他吧,反正時間到了,『鏡子精靈』也會想辦法回來的。再說活得太久反而太無聊了,得找點樂子給生活添點樂趣才行。」

  她勾起了與月牙同彎的微笑,「勇者與『鏡子精靈』,究竟會遇上什麼樣的冒險旅程呢?我可是很期待呢。」


  *  *  *



To be Continued

之後可能會因為趕進度而寫得比較粗略,或者一直回頭修修改改,還請多見諒。orz

也歡迎隨時來敲碗催更,這邊很歡迎有人來督促。_(:3 」∠ )_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