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顛倒世界的幻想雨地

專職冷門萌 Fallout 異塵餘生、Baldur's Gate 柏德之門、Neopets 尼奧寵物

足球:Uruguay、Atletico Madrid、Liverpool、FC Porto、Napoli!! ♫ ♫ ♪

還會再待Unlight一陣子。

噗浪:http://www.plurk.com/jinnys

《Unlight Quest 勇者逗魔王》第二章:愛已成魔 2-5

  與碧姬媞她們告別後,弗雷特里西繼續踏上旅程,沿著公路走了兩天,來到了王城首都外圍的城鎮,人來人往相當熱鬧。他去閒逛廣場的市集,採買乾糧和一些療傷用藥,順道看看有沒有什麼新奇有趣的玩意。

  碧姬媞給的報酬相當豐厚,除了修補衣物裝備外,布袋裡還多放了些金幣和銀幣。若不是掏開布袋付錢時,被眼尖的市集商人問起袋裡的手鏡能不能賣,他壓根兒都忘了這回事。不過那手鏡似乎真的有種吸引人的魔力,所以弗雷特里西並沒有答應商人將其換成錢幣的請求。

  逛完市集之後,弗雷特里西決定早早前往旅店下榻休息。雖然天還亮著,但是住房的人相當多,晚來了恐怕就真的沒地方睡了。入住客房之後把行囊隨意丟在床上,坐在柔軟地床墊上舒服地伸展身體。他想起碧姬媞所說的話,於是翻找出那面手鏡,拿出來把玩。

  「真的會有什麼精靈跑出來嗎?」

  反正天還亮著,雙刀也不離身,不怕有什麼妖魔鬼怪。心裡這麼打著算盤的弗雷特里西按照當時指示的步驟,擦拭鏡面三次。

  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

  原本想像鏡子會發出金光、或是讓房間瀰漫霧氣,但是等了半晌什麼也沒有發生。他有些失望地把手鏡放在床頭櫃上,翻身躺回床上。

  「將我召喚出來的人,是你嗎?」

  身後突然冒出說話的聲音,嚇得弗雷特里西馬上從床上爬起來。

  突然出現在房間裡的陌生人,聽聲音以及看身形應該是名男子,一頭碧玉般的如瀑長髮,尾端收束編織為長辮子落在白絲綢襯衫上,直到緊束的馬褲為止。那人瞇著細長的狐眼帶笑,還有一對尖尖的耳朵,活脫像是童話繪本裡常出現的精靈模樣。

  「哇!嚇死我了!你是誰?」大抵猜得出來者的身分,不過弗雷特里西還是故作誇張的語氣,明知故問。

  「小的名叫庫恩,是寄宿在這面手鏡裡的精靈。」對方以溫潤和氣的嗓音自我介紹,還沒等弗雷特里西報上自己的名字,隨即繼續說:「原來召喚者是勇者大人呀?居然能被您呼喚前來,實在倍感榮幸。」

  「為什麼連你也這樣稱呼我?我並不是勇者呀。」

  弗雷特里西感到納悶,這一路走來已經發生過許多類似的事,沒想到連初次見面的精靈也這麼叫他。若說自己是勇者,一般應該會被交付艱鉅的任務,例如打倒魔王、讓世界恢復和平什麼的。可是自己連那個「魔王」都打不贏,老是輸得慘兮兮,這樣的他真的會是勇者嗎?

  「小的並沒有看錯,您只是時機未到而不這麼認為罷了。」然而自稱「庫恩」的精靈,再一次向弗雷特里西篤定他的看法。

  「是嗎?」弗雷特里西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地搔抓臉頰,同時也覺得困惑:「可是打倒魔王什麼的,有需要做到那樣嗎?」

  「相信勇者大人您一定有自己的理念和想法,不如就讓小的來幫您一把,實現您的願望。」

  「實現願望?你是要怎麼幫忙?」

  「就讓小的將您傳送到魔王城,您有什麼想做的事,比如說與魔王和平對談、締結盟約,就趁這個機會去做,如何?」

  「聽起來好像不錯……咦?等等──」

  「期待您能有所作為,並且心想事成。」

  在眼前周遭被光芒淹沒、化為純白色的世界之前,弗雷特里西聽到了彷彿從頭頂上方傳來、高亢如銀鈴般的清亮笑聲,然後漸趨漸遠。
 
  *  *  *
 
  弗雷特里西有點訝異於眼前的景象。

  他被傳送到一個房間,那房間的外觀沒什麼特別,普通得就像小時候常跑去的父親的書房一樣,塞滿書且排列整齊的書櫃,散落零星書本的書桌,還有一杯尚散發熱氣的咖啡。房間中央有張躺椅,而躺坐在那兒抱著開闔的書閉目午睡的人,正是魔王。

  「真沒想到,那個精靈還真的把我傳送到魔王城了嗎?」

  這讓弗雷特里西覺得有些新鮮,畢竟,這大概是第一次能在如此近距離之下,觀察到毫無防備的魔王。他躡手躡腳地走近,放輕腳步湊上前,仔細凝視睡著的魔王,深怕吵醒對方。

  此時,和煦的陽光從窗格流入室內,所到之處皆被肆意潑灑溫暖的顏料。凌亂地貼在魔王額頭上的煙紫色瀏海,在陽光輕輕掠過後轉為鍍金般的栗色。弗雷特里西努力忍住那份想上前拂弄髮梢的衝動。

  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不僅是他們之間難能可貴的和平時光,彷彿在很久以前,他也見過同樣的情景。令人敬畏的魔王,傳說中殺人無數的魔王,此刻看來就與一般人無異。

  是那些傳說和預言有誤嗎?弗雷特里西盯著魔王的睡臉,思緒在腦中打轉思考著。

  「弗雷特里西?」

  弗雷特里西嚇了一跳。突然有人叫喚他的名字,而且呼喚他的人不知是何時醒來的,正睡眼惺忪地半睜著眼看著他。就在他不知所措、不曉得該逃還是要找個地方躲起來時,魔王伸手拉住他,還來不及驚呼,就在訝異之中失去了平衡,倒在對方的懷中,更正確來說是像抱枕一樣被環抱住。

  「早上沒有晨練……再多睡一會兒吧?」

  沒頭沒尾的夢囈讓人摸不著頭緒,卻有點令人感到熟悉,就像是小時候賴床的自己,被媽媽叫醒的時候常回的的夢話。

  然而,就在此時此刻,有什麼東西輕拂過他的嘴唇。

  他得到一個輕柔如羽的吻。

  弗雷特里西頓時覺得腦袋一片空白,被緊緊抱住的他不知道該作何反應,接著聽到對方在他耳邊呢喃說了那麼一句:

  「如果是夢的話……真希望不要醒來。」

  他們保持這樣的姿勢靜止不動,彷彿時間就此停住,呼息之間只剩下他們兩人。

  直到門把轉動、門板被推開,鉸鏈發出咿呀雜音為止,時間才重新流動。

  「魔王大人,飛龍王與龍人使節們已經在大廳等候了,您差不多該下去接待牠們了……」少年侍者端著餐盤進門,話也才說到一半,見到弗雷特里西的同時,餐盤「噹啷」一聲鬆手掉落在地上。弗雷特里西也才想起:現在的他身上正帶著雙刀。

  然後少年侍者的眼神瞬轉嚴厲,打響指憑空變出了幾只烏黑的小型使魔,伏身擺出戰鬥姿態,高聲尖叫:「全員戒備!有入侵者!」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4 )
热度 ( 3 )